爺爺從美國回台灣住幾個月,

我們家人每天都會輪流上山陪他住。

在他上床睡覺前除了一聲「晚安」,

我都會加一句,明天見。

明天見。

爺爺也總是會說一樣的話回覆我,

我心中就會比較安心。

只要還有下一個明天,

我們所能擁有再多一點的時間。

就這樣累積延續下去。



山上涼爽的晚風和美麗的夜景總是給人比在平地多一點靜謐的氛圍,

也因著用網卡只能使用緩慢的網路而往往讓人選擇提早休息,

算是一種比較簡單的生活。

白天不是被陽光就是被鳥鳴叫醒,

再晚一點就會是爺爺叫我起床,

到樓下吃他準備的早餐。

早餐往往是切成片的烤饅頭,

塗上奶油加上草莓醬竟然莫名有一種帶有咖啡淡香的奇妙味道。



每個到山上住的早晨下樓時,

總是會先聽到電視聲再看到爺爺坐在電視機前看晨間新聞。

所以當我星期六下樓時發現爺爺沒有坐在電視機前,

烤箱裡也沒有爺爺準備的饅頭時,

心中突然有一股緊張的感覺。



跑回二樓敲敲爺爺的房門後就開門進去,

幸好腦中想像的爺爺仍躺在床上的畫面沒有成真。

面對空床聽到廁所裡傳來聲響,

才發現原來爺爺在刷牙。

緊張與不安的情緒一掃而空,我笑著對爺爺說早安。

爺爺只是這天起晚了,

但他不知道我沒看到他熟悉的身影坐在沙發上頓時心中的惶恐。



幸好爺爺沒事。



真的很少93歲的老人能像爺爺那麼健康,

身體還挺硬朗,自行生活都沒有問題也可以爬山走路。

視力可以讓他看書看報紙看電視,

聽力也讓我們對他講話不用特別費力或大聲

(但是在電話裡還是要大聲一點,

而且爺爺看電視開的音量也莫名地很大XD)。



爺爺常說,人老啦,該走啦。

我哪裡都不想去,只想去一個地方,

就是你grandma(或奶奶)在的地方。

那邊(天國)的房子都蓋好了,

只差我住進去了。

我都會說,不行啦爺爺,

你要留下來久一點陪我們啊,

你走了我們會很想你耶。

他會笑笑地說,活太久啦,搞不好還會活到一百歲,

如果到時候還不走就太不好意思了(XDDD)

爺爺真的是很可愛的老人。





我們都害怕失去,尤其是越臻重要的東西。

對我而言,最恐懼的莫過於失去親近的家人或朋友。

即使知道生命就是就是如此,還是會祈禱自己能晚一點面對。

即使爺爺很想念已經過世的奶奶,

我還是希望爺爺能健健康康地待在我們身邊,

再陪我們久一點。

我每次到山上住時,

一定會記得跟爺爺說聲,

爺爺晚安,明天見。





明天見。

全站熱搜

Elaine S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